翓詡翙翮

我是画手,是写手,是妆娘,是coser,,,,啊啊啊啊啊,肝疼

一如既往。十年如一日的。深深喜欢着班恩。就是本人有点凶。【试图画得温柔些???】

我就想问拍到我的妹子。我都已经跑得这么快了,你还能拍到我?手为何这么巧?还p好了追我。_(´ཀ`」 ∠)__

嘉德小甜饼。这并不代表我是写小甜饼的。

祖玛:不是最喜欢我了吗?怎么就这么离开了?

……我已经是废人一个了……

南极石也摸出来了。●^●可以和上次的磷叶石做情头。嘿嘿嘿

嗯,吃冬巡组,吃得一嘴玻璃渣也要吃。

大大,你和我只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么远。